文章列表
母亲从老家来信
2019-12-04 12:01
来源:未知
点击数:           

4.略。

⑥我听了,鼻子酸酸的,眼睛涩涩的,直想哭。为母亲的苍老,也为自己的粗心。数十年如一日,母亲一直辛苦奔波,忍耐,一直为我们提供着温暖和关爱。那样的自然而然,让我们一点儿也没觉察到,她会一年比一年老:她的皱纹,会一年比一年密;她的头发,会一年比一年白。就像那口沉默在屋后的井,那井水,一直那么清澈,纯净,一直那么源源不断,让我们从没想到,它也会有枯衰的一天,也会有再不能让我们汲饮的一天。

①入夏后,一个多月时间,持续艳阳,持续高温,滴雨未落。母亲从老家来信,说天干得很,包谷蔫了,树叶萎了,村前那条河,断流了,连屋后那口井,也快没水了。

2.文章在很多地方使用了对比的手法,试举一例并对其作用进行分析。

2.3段写母亲年轻时乌黑油亮的长发与4段写母亲子女多了后枯干花白的短发形成对比,鲜明地表现了母校的辛劳和她的默默付出,表达出作者对母亲的怜惜与感激之情。(5段中母亲年轻时和现在做针线活一快一慢、一轻松一艰难形成对比,鲜明地写了母亲的衰老,表现出了她为家庭所付出的辛劳,同时也引起了下文作者对母亲的感激之情的抒发。)

④然而,自几个妹妹依次出世后,母亲就不再蓄发了。她剪了便于梳洗的短发。早晨起来,只是用手蘸水,略微抿抿。贫困,劳累,鸡鸭猪狗的忙乱,养儿育女的烦杂,使她早早告别了年轻和爱美的心境。她终日只是默默的奔忙,像深井一样的沉默着,全然不去理会渐渐生出的白发。

5.略。

1.文章第⑥段写我听了,鼻子酸酸的,眼睛涩涩的,直想哭。我为什么想?

母亲和那口老掉的井

⑤近年来,母亲常说,她眼涩了,手钝了,缝东西时,穿针都很困难了。而我记得,母亲的针线活,曾是全村最出色的。无论她缝制的衣服,还是衣服上打的补丁,都会惹得别人夸赞。可是现在,她却连穿针引线,都感到困难了。本来想给孙娃做两双鞋的,眼睛看不清了。母亲声音里,有些无奈。

③记忆中,母亲的长发乌黑,柔软,油亮,光洁。每次洗头,母亲都是蹲在井边,用一大盆水,将头发漂着,用皂角荚浸润。黑发披垂下来,就如同闪亮的黑色的瀑布一样,而当它们飘扬起来,就像是微风柔柔拂过湖面一样。

②那井,就在我家屋后,这些年来,一直被我深情眷念着,清澈、甘洌、幽深,仿佛将永远长流。而现在,它居然就这样老了----我忽然想不起下面该有什么内容,我只是莫名地想到在乡下奔波操劳的母亲。然而,父亲上次来我这里时说过:你母亲这两年,又老了一大截,头发也白了许多。

⑦或者,对我们而言,母亲就是那不停地供我们汲饮、滋润着我们心田的一眼井。

1.为母亲的苍老,也为自己的粗心。

3.母亲曾经像古井一样美丽,也像古井一样沉默着,只是默默奉献着自己的一切,又像古井一样逐渐的衰歇、逐渐的老去。这句话把母亲比作古井,表达了作者对母亲的感激之情,感情真挚而又感人。

Copyright © 2003-2015 All rights reserved.http://www.csun114.cn开奖直播现场 香港,香港开特马现场直播,香港现场开奖结果记录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