药物发展研究室缓释药实验室主任

药物发展研究室缓释药实验室主任

作为一种病因,人工流产常常通过一条复杂的病因链导致一系列的生殖系统疾病,常见的,比如继发不孕或者新生儿早产等等。又因为人流就诊者回访不易,我们很难得到国内的人流次数与某种并发症发病率的准确数据,甚至于,单就这些并发症本身在中国的发生率有多少,是否有逐年增高的趋势,我们也并不清楚。

80 年代开始,邵海浩一直致力于皮埋技术的研发,将皮埋针的数目从六针降到了两针,并努力降低使用者的点滴出血等不适反应,然而,90 年代对皮埋导致点滴出血的印象已经种下,目前的这项技术在中国缺乏政策上的支持。

紧急避孕药的问题在哪里?吴尚纯认为,效果不如短效口服避孕药。

我们唯一能准确说出的,也许就如《中国计划生育学杂志》上的一篇综述所说的:人工流产的次数越多,这些妇女所存在的与继发不孕相关的情况越复杂,妊娠结局越不容乐观。

世界卫生组织说:有明显的证据表明投资于避孕能挽救生命、促进两性平等和提升经济发展。每投资一美元用于现代避孕以及高质量孕产妇和新生儿保健,就会带来约120 美元的回报。

计生门诊的就诊者们意外怀孕的原因?姚晓英答:主要是性教育的缺失和侥幸心理。

而事实上,即使使用避孕套,因为往往很难实现全程、有效的完美使用,与宫内节育环和避孕药比起来,其避孕效果也非常一般。

在美英,短效避孕药在避孕方法中所占的比例分别为16% 和28%,而在中国,短效避孕药在避孕方法中的比重大约只有2% 左右。

在知乎上,谈到不带套的原因,有女孩说,破坏气氛有男孩说,激情来了呗。几个经历过人流手术的女孩告诉我,她们当时的避孕方法安全期或外射。更有女孩告诉我,她怀孕后,男友的第一反应是:不是我的吧,我并没有射进去。

邵海浩的主要研究集中在缓释皮下埋植利用缓释技术使植入体内的孕激素在被植入之后的3 - 5年间规律而均匀地释放。

人工流产的并发症中,有各种以不孕为结局的病变输卵管阻塞、宫腔粘连

与短效避孕药的不受待见相比,紧急避孕药却成了一枝独秀。根据新康界的调研,在2015年的中国避孕药市场,短效口服避孕药的份额为26.1%,紧急避孕药则为69.6%。

她们像吃糖豆一样吃着紧急避孕药,几乎天天吃,这是一个青少年性教育平台的工作人员向我描述的用户们奇怪的想法之一。

邵海浩是上海计划生育科学研究所的教授级高工,药物发展研究室缓释药实验室主任,一个比女人还了解女性排卵机制的男科学家。他打着手势向我和所里惊讶的女同事解释避孕药的起效过程:从人体的线性轴开始,少量的孕激素,轻微抑制排卵功能,抑制子宫内膜生长,让宫颈分泌物粘稠,精子不易通过,从而达到避孕的目的,却几乎不会给身体带来什么伤害。捎带手地,他还讲到了避孕药与子宫内膜异位症,也就是避孕药缓解痛经的原理。

然而,在中国,至少,更多的宣传经费投给了人流而非避孕遍地的人流广告,避孕药却不能做广告。原因很简单,后者被认为是有关性生活的产品,严禁刊登。

而邵海浩则认为这种大剂量的孕激素药,相当于倾倒性的压制卵巢,经常使用,可能会导致卵巢早衰。

阅读次数:
 

上一篇:且手提包内有大额现金

下一篇:下一篇:没有了

 

最新文章

相关文章